<div id="paeqo"></div>
<div id="paeqo"></div>
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/ins></dl>
  • <menuitem id="paeqo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paeqo"><s id="paeqo"></s></li>
    <dl id="paeqo"></dl>
    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small id="paeqo"></small></ins></dl>

    新闻?#34892;?/h2>

    EEPW首页 > 牛人业话 > 承认自己能力不行 人生方能不断前行

    承认自己能力不行 人生方能不断前行

    作者:驴三时间:2019-06-17来源:电子产品世界收藏

    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瓶颈了,最近写文章时,每每把手指头悬在键盘上方,踌躇再三,却不知如何下笔。当我把手?#27599;?#32922;子里?#25351;?#35273;才思汹涌,可等我做足了架势再次准备码字时,那些汹涌?#37027;?#32490;又好像鱼刺一般卡在了喉咙里。

    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9113521.com/article/201906/401601.htm

    如是再三,我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:写作水平太水了!那为什么写作能力不行呢?原因无它,读书太少尔!为什么读书少呢?看着正踱步过来准备给我?#25165;?#24037;作的领导,我不禁悲?#21448;?#26469;:没时间,哎,谁叫咱太能干了,领导给?#25165;?#37027;么多活呢!

    1560750217695793.jpg

    说实话,就我这材料,没有读书破万卷,不可能下笔如有神,所以,于我而言,提升写作水平的唯一手段就是大量阅读。

    怎奈工作繁忙,很难再攥一攥海绵里的水,挤出阅读的时间来了,于是只好拆东墙补西墙,把看电影的时间都用到看书上了。

    洒家如是坚持了一段时间,当我再一次补充了能量开始一本正经地写作时,那种下笔如有神助的感觉又回来了!

    由此我认识到一个朴素的真理:承认自己能力不行,就离不远了。相反,明明水平不咋地但是总是不承认,就自封了前行的脚步。

    最近,坐一个同事的车回家,在路上一番不愉快的交谈,使我明白了他为什么沦落成了我们公司的边?#31561;恕?/p>

    1

    这位同?#30465;?#26472;铭君,来我司整整十五个年头了,和他一起进公司的同事们,很多都已经爬到了中层领导的岗位上独当一面了,只有这位,八风吹不动,稳坐钓鱼台,自觉但不情愿地和底层劳苦大众打成一片。

    在我的印象里,这个?#19968;?#30830;实挺不讨领导?#19981;?#30340;,原因无它,干不出活来。

    尽管我司是一个充满了多劳少得、少劳多得、不劳而获、劳而不获各种奇葩现象的单位,但是领导还是?#19981;?#33021;干活的人,原因亦无它:领导大力倡导风清气正、亲如一家的公司氛围,所谓的“亲如一家?#20445;?#23601;是我挣钱来你来花。

    1560750235462721.jpg

    换句话说,大家只有拼命干活,领导才能?#20889;?#25226;?#37027;?#26469;花。

    据说,杨铭君的?#22791;?#29305;别能挣钱,在自己家里就是?#22791;?#25379;钱来他来花。显然,杨铭真的和领导一样把公司当成了自己家了-别人挣钱来他来花。

    杨铭长得?#20154;?#19988;壮,老婆负责挣钱养家,他负责貌美如花,谁也不好说二话。但是,倡导“亲如一家”、指着员工们挣钱来他来花的领导,?#32536;?#20799;郎当的杨铭就有话说了。

    于是,杨铭始终不得重用,在我等外人看来,他也似乎自得其乐。在我?#23884;?#24180;的交往中,我总觉得他对工作也没什么野?#27169;?#24212;该对自己的水平也有清醒的认知。

    但是有一次坐他的车回家,经过一番深入的交谈,我才发现,原来,他对自己的能力水平竟有着一种近乎不切?#23548;?#30340;认识。

    2

    那天没有赶上班车,洒家搭着杨铭?#22791;?#32473;他买的车回家。夕阳将近,大地涂金,微风拂面,细碎的阳光透过车窗打在杨铭脸上,温暖留在我的心里。

    一路上,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?#29275;?#22825;南海?#20445;页?#37324;短,不咸不淡。突然,杨铭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:驴三,你来得比我晚,挣得比我多,你应该算是领导的嫡系了吧!

    纳尼,同事之间聊“工?#30465;?#26159;不是有些尴尬?我按捺着内心的讶异,敏锐地捕捉着他语气中那酸酸的气息:合着我多挣那三瓜两枣是靠拍领导马屁拍来的?

    1560750253699602.jpg

    虽然吃人嘴软拿人手短,但是,慵懒地半躺在副驾驶座上的我还是感觉有必要把事情澄清一番。

    我稍稍?#25351;?#20102;半躺着的坐姿,盯着他那略发胖但依然帅气的脸庞,字斟句酌地说:“咳,我哪算什么嫡系??#21830;?#32047;死累活的,多干那么多活,也不多拿多少。说白了,我在咱们这里就是个苦力,加自己的班,让嫡系们挣钱!”

    杨铭对我非嫡系的申辩不?#27599;?#21542;,他向我微微转过头来,脸上带着略显酸楚的微笑,双眸里映着夕阳的柔光。他没?#26032;?#19978;说话,又转过头去看着眼?#25226;由?#21040;道路尽头的车流,缓缓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:“其实我也想多干活,多挣千把块也好,在家里还能硬气一些。”

    “硬气一些?”我有些乐呵,“经?#27809;?#30784;决定上层建筑,你就是再多挣一倍,地位也改变不了多少吧,哈哈!再说了,咱这里大部分都是吃技术饭的,你这个年龄了,水平再提高也不容易。你跟齐工一起进公司的,现在再开始努力,要想达到齐工那个水平也不可能了吧!”

    齐工是我司很多主力产品的软件扛把子,也是我?#37027;?#36744;、偶像。

    哪知杨铭嘴角一咧,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,“齐工水平也就那样吧,我也不?#20154;?#24046;多少。主要是领导不给我机会。”

    3

    我没有听错吧,居然认为自己的水平堪比齐工?#31354;?#20040;藐视我的偶像,岂非把我?#37096;?#25153;了?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迅速怼了回去。

    timg (3).jpg

    “不是不给机会吧,我记得当时领导让你和李工一起做一个数码锁,但是你们没干出来,后来又让你们干了个图像识别的项目,你们也没干出来吧。”

    杨铭并没有被我抛出来的“铁一般”的事实击垮,他紧紧地抓着方向盘,咬着细碎的白牙说,“一上来就让干这么难的活,摆明了是为难我。应该是循序渐进,逐步深入,先让干简单的活,再让干难的。”

    战端一开,我也不客气了,“当时让齐工担当主力的那个音频设备也不简单吧,你们可都是一块来的。不同的是,齐工硬着头皮?#19978;?#26469;了,在干活的过?#35752;?#23601;把水平锻炼上去了。你嫌活难干,但是困难不是无法克服的吧,事实上,硬着头皮干,我相信你能在水平提升的同时,也能把活干出来。”

    杨铭显然不认可我的说法,“你不要迷信齐工,你说说,他水平比我高在哪里了?哼,他是领导嫡系,咱比不了!”

    “?#24605;?#19968;开?#23478;?#19981;是嫡系,是干活干出来的。你?#30340;?#27700;平跟齐工差不多,?#24605;?#32463;历了那么多项目的历练,是你比不了的吧?不经过那么多项目的历练,水平怎?#21050;?#19978;去?”虽然杨铭把我拉到了他所在的非嫡系阵营,我依然不客气地怼他。

    “干活多就代表水平高吗?驴三,你这种认识太片面了吧。我告诉你,现在是领导不给机会,要是再给我?#25165;?#39033;目,我能证明水平不比齐工差!”

    我被杨铭话里的逻辑惊呆了,张着口,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
    西斜的太阳将城市建筑的影子越拉越长,正在缓缓落下的夕阳洒下柔和美丽的光芒,透过车窗慷慨地撒到两个?#35282;?#33292;战的辩手的身上。

    嘈杂的车流如梭,温馨的晚霞似火,看着驾驶座上气得肚子鼓鼓的杨铭,我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:

    哎,?#24605;?#39532;云天天想的都是成百亿的大生意,我俩却在这里为这点小事争论不休,何必呢,再说了,都不容易!

    4

    这次谈话结束后好几天,我一直陷在杨铭对自己技术能力?#25343;?#30446;自信带给我的深深震撼中,难道杨铭没有听说过那句话?

    谦虚使人,骄傲使人落后!

    在自我能力的判断和进阶上,唯?#34892;?#24576;若谷,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盲目自大,只会恃才傲物,自封了前进的脚步。

   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?#28909;?#27809;有对自己清醒的认知,就不可能做出改变自己境遇的行动。所以,杨铭的表现在我看来,颇有一些阿Q的精神胜利法的意思,虽然表面看来有些喜剧效果,但是在内里注定会造成悲剧性的结局。

    更为实事求是一点,真正有才华的人才有资格恃‘才’傲物,以自由散漫的态?#28982;?#38669;自己的人生。否则,像阿Q那样自夸“我祖上也是阔过的?#20445;?#19997;毫没有体认到当下的?#39556;常?#23601;只能贻笑大方了。

    对于一个深陷温柔乡、年届不惑的?#21916;?#40479;,我们当然不期望他“敢于正视淋漓的?#24643;?#25954;于直面?#19994;?#30340;人生?#20445;?#21482;是,自我欺骗,骗得了一时,骗得了一世吗?

    鲁?#36214;?#29983;曾说过: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?#34892;?#22810;熟睡的人们,不久都要闷死了,然而是从昏睡去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,现在你大嚷起来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痛楚,你倒以为?#32536;?#36215;他们么?”

    对于杨铭,我就颇?#26032;逞赶?#29983;这种体悟。真的喊醒他,他果真能幡然醒悟、发愤图强吗?又或者,还是让他就这么不自知地继续自我欺骗,得过且过呢?

    人生的道路千万条,有人会选择最容易最舒适的那一条,有人却?#19981;?#33258;我磨砺,砥砺前行。

    燕雀安知鸿?#20048;?#24535;,但是鸿鹄又安知燕雀不乐呢?

    于是,我也迷惘了,在这半睡半醒的铁屋子里,我看到墙上分明写着一些不知什么话,待我踱近了看,这话语竟不十分分明,我继续清醒一些,终于在那歪歪扭扭的字迹中,看出一行标语来:承认自己能力不行,人生方能不断前行!



    关键词: 自省 进步

    评论


    技术专区

    关闭
    陕西11选5玩法
    <div id="paeqo"></div>
    <div id="paeqo"></div>
    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/ins></dl>
  • <menuitem id="paeqo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paeqo"><s id="paeqo"></s></li>
    <dl id="paeqo"></dl>
    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small id="paeqo"></small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paeqo"></div>
    <div id="paeqo"></div>
    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/ins></dl>
  • <menuitem id="paeqo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paeqo"><s id="paeqo"></s></li>
    <dl id="paeqo"></dl>
    <dl id="paeqo"><ins id="paeqo"><small id="paeqo"></small></ins></dl>
    淘金热彩金 塔什干棉农vs萨德 瓦伦西亚大学孔子学院 双色球历史号码比较器 湖北麻将机批发 大草原现金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 西部牛仔闯关 数字货币区块链 沙尔克04主场城市